东方金典集团,为您带来最新艺术行业资讯

来源:99艺术网


艺术市场的下一个大趋势是什么?就像古董挂钟的钟摆一样,似乎常在抽象和具象之间摆动。从桑德罗·波提切利的《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到安迪·沃霍的《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天价数字的震撼让人们正视了艺术市场中的“肖像热”。

面观当下的市场,黑人艺术家以肖像画出圈,致敬艺术史的人像在年轻一代藏家最吃香……在过去的两年,全球买家对这些画作的渴望只增不减。


桑德罗·波提切利《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1444/5年 – 1510年  成交价:9218万美元

 

1

被忽略的肖像画,正在重回正轨


从旧石器时代的洞穴壁画到罗马庞培故城出土的《女画家像》,千年来,肖像画作为人物画的重要一支便流传下来。拜文艺复兴所赐,肖像画在欧洲迎来了全盛,达·芬奇、卡拉瓦乔,丢勒,委拉斯贵支,伦勃朗等都在美术史留下了名字。堪称世界级名画的达·芬奇《蒙娜丽莎》,为卢浮宫带来了无数流量。

近年来,博物馆、美术馆及财力雄厚的私人藏家通过填补女性及有色人种艺术家的历史差距,试图让收藏讲述出完整的艺术史的故事。


爱丽丝·尼尔《杰基·柯蒂斯与丽塔·雷德》,  布面油画152.4 × 106.4cm 1970年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收藏


肖像绘画的大力回潮,是影响爱丽丝·尼尔肖像画市场的重要因素。2009年,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在苏富比以165万美元买下了双人肖像《杰基·柯蒂斯和瑞塔·雷德》,以缓解女性艺术家藏品过少的现状。


美国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2018年出售安迪·沃霍尔作品《心》  图片:致谢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美国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于2018年出售了安迪·沃霍尔、罗伯特·劳森伯格等艺术家的七件作品,弥补此前馆藏中女性和有色人种艺术家的缺失。馆长克里斯托弗·贝德福德视艾米·谢拉德的肖像画作为理想选择,“当今最重要的正在工作的艺术家是美国黑人。”


阿特米谢·简特内斯基,《亚历山大圣凯瑟琳自画像》,1615–17年


“旧时代的品位已经不管用了,女性艺术家大展是才是这个时代的文化标签。”同年7月,英国国家美术馆用360万英镑买下了17世纪女画家阿特米谢·简特内斯基的一幅自画像,2300件馆藏至此迎来了第21件女艺术家作品。

 

2

“最昂贵”的代名词 谁的脸这么值钱?

 

 达·芬奇,《救世主》,1506年-1513年  图片来源:佳士得

顶级肖像作品备受藏家喜爱,它们往往代表了艺术家创作中的标志性和辨识度。在追溯艺术拍卖史时,不难发现肖像画一度成为艺术市场中“昂贵”的代名词,由阿布扎比卢浮宫以4.503亿美元投得的《救世主》是拍卖史上最昂贵的一笔交易。


文森特·梵高《加歇医生像》1890年  成交价:8250万美元


古斯塔夫·克利姆特《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的肖像》  布面油画 140×140cm 1907年

弗朗西斯·培根《弗洛伊德肖像习作三联画》  布面油画,198×147.5cm(单幅),1969年  成交价:1.42亿美元


梵高自杀前一个月为精心照顾他的加歇尔医生创作的肖像在1990年以8250万美元拍卖给了日本第二大造纸商齐藤良平;2006年,古斯塔夫·克利姆特的《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的肖像》以1.584亿美元成交价被化妆品巨头罗纳德·S·劳德受收藏;弗朗西斯·培根的《弗洛伊德肖像画习作》(三联画)在2013年以1.42亿美元成交。这些艺术家的遗作,很大程度造就了肖像画的高稀有度,动辄上亿美元的天价有显得十分合理。

大卫‧霍克尼 《大卫‧韦伯斯特阁下肖像》  压克力 画布152.8 x 184.5 cm 1971年作  成交价:1286.5万英镑


2010年后艺术市场对肖像绘画的追捧再次热烈起来。《大卫·韦伯斯特阁下肖像》是英国“国宝”大卫·霍克尼为英国皇家歌剧院科文特花园的前总行政官创作的肖像,2020年在佳士得伦敦以1286.5万英镑成交;


亚历克斯·卡茨《蓝色雨伞 I》  油彩 画布 1972年作  成交价:337.5万英镑

在如今的艺术市场中,百万美元并不是一个足够令人惊叹的数字,亚历克斯·卡茨却为此等了很久。2019年,卡茨有6件作品超百万美元成交,《蓝雨伞I》在伦敦富艺斯以337.5万英镑易主,大幅提升个人拍卖纪录。

塔玛拉·德·蓝碧嘉《马乔里·费里肖像》  成交价:1638万英镑  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


而今市场口味又有了新变化:将不受重视的女性艺术家的肖像作品带到拍卖会上,顶峰价格成为必不可少的市场指标。

波兰艺术家塔玛拉·德·蓝碧嘉是首位被印在佳士得印象派图录封面上的女艺术家,她的肖像画深受深受时尚界、好莱坞明星及摄影师的追捧。2020年伦敦佳士得,蓝碧嘉的《马乔里·费里肖像》以1628万英镑成交。十年前这件作品的成交价还不到500万美元。


弗里达·卡罗《迪亚哥与我》  布面油画,30×22.4cm,1949年  成交价:3490万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


《迪亚哥与我》是拉美艺术最佳代言人弗里达·卡罗1954年逝世前,完成的最后一幅半身自画像。2021年纽约苏富比拍出3488.3万美元刷新纪录,也令该作成为有史以来最贵的拉美艺术家作品。


伊丽莎白·佩顿 《大卫·鲍伊》2012  成交价:210万美元


“将肖像画带入21世纪”而被《纽约》杂志评为“最具影响力的100位纽约人”之一的伊丽莎白·佩顿,二级市场一直低迷的局面在2021年得到扭转,《大卫·鲍伊》在苏富比以210万美元成交。逐渐建立起来的全球热情是她作品在拍卖会上获得百万美元的重要动力。


伊娃·尤斯凯维奇《一位女士的肖像》  油彩、画布 200×160cm 2019年   成交价:156万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


越来越多的关注点正从目前供不应求的20世纪艺术和蓝筹名作中转移,视线落到了年轻艺术家身上。波兰艺术家伊娃·尤斯凯维奇花费十年时间对古典大师的肖像进行重新演绎。2021年3月拍场首秀后突飞猛进,从73万美元到156万美元不过半年时间。

这样的结果提醒人们,女性艺术家的历史影响力往往远超过她们的市场价值。借力当下迅猛的增速,未来必将发生更多的市场回响。

 

3

黑人以肖像出圈 市场价值正在重塑

 

长期以来,黑人艺术和艺术家一直被博物馆和艺术界的其他守门人排挤。克里·詹姆斯·马歇尔扭转了这一局面——1993年,马歇尔创作了描绘一家黑人理发店日常的《样式》成为第一幅被美国大型美术馆收藏的作品。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 《样式》 1993年


2022年初,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获批收购60件关注黑人表达的艺术品为永久收藏品。这一收藏行为在2021年11月举办的“美国黑人肖像展”得到预示,此次收购的绝大部分作品是大热的黑人肖像作品。


亨利·泰勒 《她的名字是埃莉·M》2012年作  成交价:187.5万港元


黑人肖像的火热引领了新一轮的市场趋向。有数据显示,肖像画作热潮往往是从价格较低的有色人种艺术家中率先启动。


阿莫奥克· 博福《举起双手》  187×148.6cm 油彩 画布 2018年  成交价:2665万港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


过去几年亨利·泰勒的市场表现令人惊喜。2019年香港富艺斯,《她的名字是埃莉·M》以187.5万港元成交。反观十年前,1万美元就能买到他的画作。

阿莫奥克·博福是超新星中的热门人选。凭借“手指涂鸦”创作黑人肖像画,他在全球艺术市场掀起波澜。目前拍卖纪录停留在去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以2665万港元成交的《举起双手》。学术肯定与商业曝光为价格上涨提供了极大空间。

过去几年,接二连三的美术馆展览到稳扎稳打的一级市场,为二级市场的“肖像热”奠定了基础。疫情与社交媒体推动了肖像画的全面复兴——肖像绘画早已超越了记录的范畴,被视作解读世界的另一种方法,这足以支撑这股热潮持续下去。


【免责声明】

本站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资讯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资讯内容原始出处,东方金典集团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0731-85119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