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金典集团,为您带来最新艺术行业资讯!

来源:新浪收藏、北京诚轩拍卖

预展时间

钱币

11月17日

上午12:00至晚8:00

11月18日

上午9:00至晚8:00

拍卖时间

古钱 金银锭 纸币

11月19日(星期五)上午9:30

11月19日(星期五)下午3:00

机制币第一部分

11月20日(星期六)上午9:30

机制币第二部分

11月21日(星期日)上午9:30

地点

北京昆仑饭店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2号

  近年来,银锭以其称量货币的独特魅力,受到越来越多藏家的喜爱,市场升温明显。尤其是经过鉴定评级的高分原光好品,更是人气满满,价格不断追高。今秋《古钱 金银锭 纸币》专场,甄选不同历史时期金银锭二百余项,品种丰富,精彩纷陈,而且,大部分估价低于市场行情,可供藏家鉴赏购藏。

  Lot 1182

  清代“一本万利 招财童子至 利市仙官来”五十两开炉吉语锭/GBCA MS63+

  出版:《银的历程——从银两到银元》,页204,浙江省博物馆编,文物出版社,2015年

  展览:“中国钱币学会金银货币专业委员会会员藏品精粹展”,浙江省博物馆,2016年1月15日

  开炉吉语锭是银炉在岁初开炉铸宝时,特别铸造的镇炉宝银,不仅成色足,工艺也较普通品更为精美,一般不流通,只求在新的一年里,财源广进、吉祥平安。此类宝银因铸造数量稀少、铭文寓意吉祥,通常被作为镇宅之宝,备受珍视。

  此枚镇炉大宝铭文中的“招财童子”,源于观音菩萨的协侍善财童子。善财是文殊菩萨在孟加拉湾沿岸居住过的福城首富福德长者的小儿子,出生时各种财宝自然涌出,故名善财,民间又称其为招财童子,后被作为幸运符,代表招财、开运、纳福、缘起、必胜、高中、平安之意。“利市仙官”是五路财神中,专门负责迎祥纳珍的北路财神,民间传说是让人发财的神。在我国北方,每到新年,各家各户多将利市仙官画像贴在门上,以图避邪禳灾、财运亨通,商人更是如此。此枚吉语银锭通身宝光四溢,品相之佳无出其右,自藏祈福、商家镇店皆为首选。

  Lot 1144

  湖北“光绪五年 五月 襄阳卫 公济益”五十两银锭/GBCA MS61

  卫所制是明朝最重要的军事制度,由明太祖创立,一郡者设所,连郡者设卫。清军入关后,明遗卫所仅有一小部分被保留下来,而且演变为主要负责屯田和漕运的经济职能机构。“襄阳卫”属漕运卫所,因当时漕运任务繁重而得以留存。道光年间,随着海运兴起,卫所的漕运功能日趋衰落。特别是咸丰朝,太平军长期控制长江中下游地区,更使东南各省漕运卫所名存实亡。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朝廷正式下旨裁撤全部漕运卫所,襄阳卫亦在其中。此锭即为襄阳卫上解藩库税银,委托武昌“公济益”官银钱号代铸,锭面打有卫所名称,是为了区别于地方州县地丁钱粮,实物遗存极罕。

  Lot 1136

  山西“民国年月 五台山 福全永”五十两银锭/GBCA MS63

  五台山为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夙称文殊师利菩萨道场,佛教圣地。因地近内蒙古,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并盛,历来香客熙攘,香火鼎盛,因此,由礼佛香客供奉的银两源源不断。清末民初时,中央财政入不敷出,地方政府为筹集款项,私自以各种名目加征杂税,甚至对朝山香客供奉的香火灯油钱抽收香税。此枚出自五台山的五十两大宝,应由寺庙供奉银两与香火税等销铸而成,作为佛教圣地香火银实物遗存,被赋予的意义与众不同,可称之为山西银锭中的法宝。同时,银锭砸戳力道十足,铭文精美度堪比雕母钱文,品相百里挑一,更为可贵。

  Lot 1105

  清早期河南“河内县 正兴”五十两银锭/GBCA MS61

  Lot 1131

  清早期山西“应州 陈玉林”五十两银锭/GBCA MS60

  此二枚河内县、应州上解藩库税银,风格沿袭明制,宝面铭文阴刻,具清早期官铸税锭典型样貌,存世数量远少于后期砸戳大宝。前者经年于西北干坑窖藏,色泽白润;后者刻字笔划深峻如斩,宝光四溢,作为早期税锭珍罕品种,以完美原始状态保存至今,实属难得。

  Lot 1145

  湖北“光绪年月 武穴镇 祥兴乾通商 淮盐锞”五十两银锭/GBCA XF45

  两淮盐场是中国四大海盐产区之一,所产淮盐粒大色白,品质优良,畅销内陆多省,湖北即长期行销淮盐。武穴历史悠久,自古就是长江中游重要深水港湾,商帮云集,清末发展成为湖北省七大商埠之一,曾总领鄂东数县的盐务,淮盐销量与汉口相当,每年征收的淮盐盐课,无疑是当地税收之大宗。迄今所见,打“武穴镇 淮盐锞”铭文的大宝存世仅三枚,皆为光绪年所铸,国内外相关文献目录均未见记载,公开拍卖尚属首次,属湖北盐税锭珍罕品种。

  Lot 1049

  山东“光绪年月 东海关 匠鲁协中”五十两银锭/GBCA AU53

  出版:①《中国银锭》,页189、328,张惠信著,齐格飞出版社,1988年

  ②《丽庄藏中国银锭》,页49,图156,左京华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

  东海关成立于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天津条约》签订之后,是当时山东省的主要海关。鸦片战争造成的巨额赔款,使得清政府财政捉襟见肘,关税收入多被用来支付战争赔款以及偿还各种外债,导致白银大量流出海外,只有极少数被销铸成形制统一的海关税锭上缴国库。后经历朝历代的熔毁改铸,海关税锭存世少之又少。目前所见的东海关银锭,均为五十两元宝,年份有同治、光绪、宣统及壬子年(民国元年),匠名同为“鲁协中”,是中国海关税锭重要品种。

  Lot 1140

  清代江苏“二十七年七月 金坛县 黍恩 倪陞”五十两银锭/GBCA AU58

  江苏自古经济富庶,清代赋税在全国整体税收中举足轻重,如所谓“苏湖熟天下足”。当地所铸五十两税锭形制统一,宝面平坦,其上环刻铭文一周,颇具地方特色。此枚金坛县上解藩库的地丁钱粮,锭面虽无年号,但众所周知,清代存续二十七年的朝代只有康熙、乾隆、道光、光绪四朝。据《金坛县志》记载,以上四朝之中,仅道光年间金坛县有“黍”姓知县,推测即为兼任监倾官员的黍恩。由此可知,此锭应为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铸造。迄今所见的“金坛县”名阴刻锭寥寥无几,此枚铭文以行楷镌刻,运笔深浅自如,字迹秀丽洒脱,富于书法之美,品相尤佳。

  Lot 1141

  江苏“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 两淮京饷 庆同裕 高和”五十两银锭/GBCA MS61

  “两淮”,即江苏淮南、淮北二十三个盐场所在地的总称,是清代重要的产盐区,所产海盐行销苏、皖、赣、鄂、湘、豫六省,每年全国近三分之一的盐税,皆出自两淮。“京饷”则是上缴户部的饷项。“两淮京饷”顾名思义是将两淮地区盐场所征收的盐税,销铸后作为京饷上解朝廷,主要用作京官及朝廷的薪饷俸禄,银锭实物留存不多。此枚两淮京饷由庆同裕银炉银匠高和销铸,经公估验色后,加盖“公估验发”方形验印,阴刻铭文一气呵成,通体满溢莹润原光,品种与品相均属难得。

  Lot 1151

  清代福建“二年正月 盐课 陈乾泰”十两圆锭/CCG MS61

  出版:《元宝收藏与鉴赏》,页220,李晓萍著,浙江大学出版社,2006年

  福建地处东南沿海,很早开启海上贸易。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海禁开放,中西贸易逐年增加,西班牙、荷兰等外国银元随商船源源不断流入福建,成为当地主流货币。此时银锭在福建民间已乏人问津,铸造量锐减,旧锭大多回炉改铸,只有藩司、盐道与海关等上缴税项,因朝廷的规定还以银锭形式起运。至清末,即便是税银,也因纹银短缺而逐渐改用洋钱,银锭随之绝迹。因此,留存至今的福建银锭十分稀少,且基本都是咸丰年以前铸造的。其中十两“馒头锭”,打“盐课”税名者,迄今所见寥寥无几,MS级佳品一物难求。

  Lot 1160

  清代西北地区“洪泰兴银局 洪泰兴银局”五十两银锭/GBCA MS66+

  Lot 1161

  清代西北地区“同昌银局 同昌银局”五十两银锭/GBCA MS65

  清代银炉等铸宝机构的主要业务,是将银块倾熔、改铸成当地的通用宝银,而且,除了代政府销铸税锭之外,还接受商家的委托,铸造各家票号作为汇兑业务储备金的五十两元宝。从存世实物来看,此类铸宝机构所销铸的银锭,多称“银炉”,少数使用“银局”。

  如今,银锭藏家对品相的要求越来越高,追求高评分原光好品已成风尚,不同品相等级的银锭,已体现出巨大的价格差距。以上二枚银局大宝,砸戳力道十足,通体润泽原光,不仅品种少见,品相更是拔乎其萃,堪称本场银锭板块的颜值担当。

  Lot 1188

  清代云南“蒙化课 银匠李煜”十两大长槽锭/GBCA AU55

  大长槽锭是早期云南迤西地区所征收的税银,在云南诸多银锭类型中,存世数量最少。蒙化为南诏国发祥地,清初于巍山设蒙化府,1914年设蒙化县,区域大致在今天的大理州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南涧彝族自治县。此锭即为早期蒙化上解藩库的税课折银,锭体浑厚方正,砸印深峻,匠名少见。

  Lot 1192

  清代云南“陈元昌号 足色盐课”五两大三槽锭/GBCA MS63

  Lot 1196

  清代云南“癸未三月 庆泰纹银”五两牌坊锭/GBCA MS62

  Lot 1209

  清代云南“镒元龚记 贰月纹银”五两记月牌坊锭/GBCA MS63

  时下炙手可热的云南三槽及牌坊锭,今次有十余枚高分好品同现拍场,以上三枚即为其中的佼佼者,佳品入手良机,不容错过。“陈元昌号”系光绪初年上解藩司的盐税折银,器形近似牌坊锭,原光佳品颇为难得;“庆泰纹银”系云南建立公估制度之前铸造,流通时间十分短暂,存世稀少;“镒元龚记”双梁未加盖公估印,或为待验品进入流通,或为城外铸造,无需验印,是牌坊锭中非常少见的品种。


【免责声明】

本站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资讯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资讯内容原始出处,东方金典集团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400-0788-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