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金典集团,为您带来最新艺术行业资讯!

来源:美术报

  高士(志趣品行高尚的人)是中国传统绘画中常见的元素,在人物画、山水画等画科中屡有呈现。画者借笔下高士之观月、望瀑、听风、抚琴……,以或潇洒恬静、或放浪形骸、或遗世独立的魏晋式风流,展示其绘画旨趣和诗性审美。

东方金典集团

宋 马麟 梅花图卷 (局部)

  南宋画家马麟身处院体画迈向文人画的转型时期,既具备画院创作的经验,又富有文人的才情,在“诗画一体”上进行了探索和实践,形成了诗意盎然的笔墨语言。他在《静听松风图》里所描绘的高士,不同于其他山水画中作为景物点缀的人物。此画中的景物布局,都是围绕高士“静听松风”这一主旨进行的。《静听松风图》丰富了“一主一仆,流泉松风”的高士图式,对元、明两朝的山水画题材选取和构图模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东方金典集团

 宋 马麟 静听松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马麟,生卒年不详(活动于1216年—1256年),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南宋“四大家”之一马远之子,画院祗候。马麟家学渊源,擅花鸟、人物、山水,用笔圆劲,画风秀润。其画作深受皇室青睐,宋宁宗、宋理宗等帝、后多作激赏,并于画轴上常有题句。其存世画作有《芳雨春霁图》《层叠冰绡图》《静听松风图》《暮雪寒禽图》《夏禹王像》《c》《橘绿图》等等。

东方金典集团

 宋 马麟  橘绿图页 纨扇页 绢本设色 纵23cm,横23.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静听松风图》,绢本设色,纵226.6厘米,横110.3厘米,是最有马麟“温润优雅、文气洒脱”绘画风格的巨幅佳构。从画轴右上角宋理宗御笔“静听松风”和左下角落款“臣马麟画”可以看出,此画是应诏之作。画中高士(陶弘景和宋理宗两者的合二为一)以硬边漆纱巾、白衣、高墙履、拂尘、麈尾等经典隐者物象和袒露胸襟、屈膝倚松的经典隐者姿态出现,营造出了高蹈远引、寄情山水、游心丘壑的画面氛围。

  画面上,画苍松两棵,枝干遒劲,屈曲盘结,构成画面的主体景物。马麟承继其父马远“一角半边”的笔法,对松树不画顶不写脚。朝右飞扬的细枝藤蔓,昭示了松风的存在和方向。在两树间横卧地面的树干上,斜坐着一位细目长须、仙风道骨的高士,作侧耳倾听状,好似正在流泉潺湲中追辨松声之源,因太过入神,连拂尘都掉落了。旁边一童子手持麈尾静静侍立,生怕惊扰了高士聆听天籁。远处峰峦用淡墨染出山巅的轮廓,迷离空蒙,以弱化背景而突出苍松、山石与高士。此画构图成上下相对的三角形,于稳定之中不乏动感。画中山石选小斧劈皴,树干以浓墨线密皴,细枝用笔柔挺,远山取线条勾勒,高士衣纹秀逸流畅。于是,松清、泉曲、风高、山远,使画面有了秀润冲和、清丽幽邃的意境。

  绘画,本质上是一种视觉艺术,如果要表现音色,必须将声音转化为图像,形诸视觉,才会被观赏者感知。细观《静听松风图》,特别要注意画面中透露出来的音乐之美。作品通过对藤蔓摆动摇曳、流泉荡漾迂回、高士睥睨凝听等画面元素的描绘,以展现松风从隐性到显性,从而使松涛由“不可见”到“可见”,达到了无声胜有声的效果。同时,枝桠藤蔓因风而动,对比出了山石虚谷的沈穆,而沈穆又衬托出松风流泉的清越。这种以动写静、寓静于动的艺术手法,于清疏简洁的笔触和圆劲秀逸的线条中,升华了“静听松风”的立意,凸现了外在物象的清泠旷逸和高士内心世界的恬淡自适,并留下了想象的空间。站在这幅画轴前,观赏者如临其境,如闻其声,仿佛也能“抚孤松而盘桓”(陶渊明)、“更听松风动寥泬”(释可湘),如图中高士一般啸傲林泉了。


【免责声明】

本站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资讯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资讯内容原始出处,东方金典集团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400-0788-232。